薄情王爷求和离崔云汐(苏小萌)提点叶家(图文)

2021-09-08 07:30:15 评论 关注+

 

  月华城的街道是何等的繁忙,人群来回穿梭其中,各国部落的商客在驿站驻留交谈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女子头戴珠花,男子成群相邀结伴迎歌作赋,路边杂耍时不时传来一声声高呵。城里的富家子弟成群走动的,摆出一副阔气,引得周围的人扯袖遮脸一脸嫌弃,却也不敢多说几句。物品交换的种类更是数不胜数,街上的商贩到处吆喝着自己的售卖的物品。

  突然城里的主街道传来阵阵马蹄声,“让道,让道,顺江王即将前来,闲杂人等散去,让出主道。”一位身骑白马的将领高声喊道。只见身后为首的是迎宾队伍,五匹白马并排行进,骑在白马上的则是骁勇善战的战将,背后两列士兵阵阵前行,随后便是几辆马车,这些马车是用来自顺江国的稀有木料烨柏树所制作,上面的雕花和装饰颇有顺江一带的民俗风格。而后面便是几辆托着繁重行李的大箱子,拖车之后便又是通长的士兵队伍。

  站在路边的百姓口头议论着,“听说皇帝在登基之前就身患重病,宫里的太医都无法准确地医治,所以皇帝的病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我还听说皇上暗中派人到民间寻求良医来医治病情。”

  有人立马反呵说道:“胡说,皇上若真是得了重病,那月华城岂不是要大乱,还有你们在这里嚼舌根的机会吗?”

  “你这话说的也对,皇上并没有子嗣,如若真是大病,皇权争夺早就闹得不可开交,月华城如此之大,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动静。”

  “不对,肯定是病了,听传闻此次顺江王前来,一来是应每四年诸侯王因亲自缴纳贡税之规定,二来是带着顺江地带的名医来京城给皇上治病。”一个自此看了半天争执戏的老头说道。

  “对对,我也听闻了,顺江王此次前来是带着一位很有名气的民医。”

  ......

  月华城充满了百姓的喧嚣声,整个队伍在人群中缓缓穿过。只见在清香阁上有一个戴着铁皮面具的男子镇静地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些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月华城虽然诺大无比,所经之处皆是繁华,但是要数城中最闪耀,最圣辉的地方当属月伏一族的寝宫——南和城,位居月华城最北端,坐镇月华中轴线,这座城中之城便是皇室所居住的地方。

  天镇殿是整座南和城也是月华城最神圣的地方,这里的皇帝上朝处政之地,殿顶乃是一副焱朝疆土的地图,彰显皇家威严。其中月华城便是用一颗硕大璀璨的明珠表示其地理位置,这是月伏族圣物——星陨珠。相传月伏族中的一位勇士在古云混乱年间征战时获得的一块原石粗料,该原石泛发光芒,于盛阳之下,仍然能耀眼夺目,似是与太阳争辉。这位勇士认为此物散发祥润,是好的兆头,于是便带回族中。回到族群之后,经过族老的一致协商,决定将此原石打磨成珠,成珠之后,其光芒盛照,众族人接认定为祥和之物,于是便以圣物供奉,是为神灵庇佑,神灵降赐,后来就成为了月伏氏的象征。

  一个鬓间白发黑发相间的男子对着一个年轻人说道,这便是天镇殿那顶端的明珠由来。

  “顺江王已到,城上的将士还不赶快打开城门。”为首的将士向城墙上的士兵大声喊道。

  “于庭,别这样大声说话,先前在街道上我就不说什么了,现在已经到了南和城下,就还是收敛一点。”马车里那位鬓发黑白的男子平和地说道。

  “好的,王爷。”那位将士安静地骑在马上,不说言语。

  只见南和城大门打开,一位太监公公恭敬地从里面走出来说道:“顺江王和公子请随老奴进来。”说罢,便召开手臂示意迎进。只见中央红毯从城门直铺天镇殿的大门,红毯两旁威严站立的士兵眉气飞扬,标有星陨珠的旗帜在每位战士手中,随风飘摇。

  伴随着顺江王前进的步伐,一声声恭迎顺江王到来的声音在整个南和城上空中不停回转。一派皇室的威严在顺江王的儿子看来,这简直是顺江城不可比拟的。

  父子俩走进天镇殿,两排的官员一个个伫立着,神情严肃,不言苟谨。只见在中轴线上用琉璃金锻造的龙椅坐着一位身着镶嵌有金丝纹路,龙纹印记服饰的年轻人。

  “这应该是刚登基不久的那位年轻的皇帝吧。”顺江王身边的男子说道。

  顺江王立马带有严厉的语气向他说道,“放肆,天镇殿上不容许你这般胡言乱说。”顺江王此番训斥通响整个天镇殿,一时之间,殿里的朝臣都保持沉默,所有的安静在整个殿中回荡。

  “舅父客气了,想当初朕还没有登基皇位时,舅父您每次来南和城总是给朕带来顺江的特产,朕那是甚是高兴,怎么如今朕登基皇位了,舅父可变得生疏起来了。您可是朕的亲舅父啊,您就别见外。”年轻的皇帝带着幽默的语气说道,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冷气场,“吾弟初来南和,不知宫里的规矩,就不要训斥了,否则就显得生疏了许多。”

  顺江王心想:看来这小皇帝还真有点手段,轻松就接住我的话了,看来我还是的小心说话为妙。“朝堂之上只有君臣关系,没有亲属关系。”顺江王低着头,严肃地说道,“此次前来除了上缴贡税以外,老夫还从顺江地带带来一位当地的名医,听闻皇上近来身体不适,宫中太医虽然医术甚高,但是始终却难以解决陛下的病情,或不如由民间的山野大夫看看,兴许能够医治。”

  话一刚落,朝堂本就冷凝的气氛就更显得空寂了许多。“舅父说笑了,你看朕像是有病的样子吗?”皇帝心想,好一个闻人啸,竟然来探寻朕。“不过还是挺感谢舅父的关心,只是这次可能要舅父失望了,朕身体甚好,兴许近日朝政繁忙,南夷局势紧张导致睡眠不好,有些头疼。宫中太医开过几副药,服下后已经好些许多。这点小毛病让舅父担心,真是难为舅父了。”皇帝温和地说道。

  顺江王心想:此时此刻眼前的人一点都不想传闻中所描述的那样,身患重病,卧病不起,反倒是精神极佳。“我大焱王朝盛世数百年,万疆土地肥沃辽源,尚有依附部族就数百千,都以陛下为尊,老夫作为臣子关心陛下的身体健康实属本分之职,现见陛下身体健硕,看来是老夫多虑了,还望陛下不要介意。”

  “舅父关照侄儿健康,侄儿感激都来不得,怎么心有介意呢。”皇帝微笑高兴地说道,“既然舅父这次把令郎带来,那不如就让令郎在月华城多待一段时日,感受月华的气氛,顺江里离皇城甚远,这次来就给他留个好印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