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成了心尖宠》你想我走得多高多远呢?(图文)

2021-09-08 07:31:14 评论 关注+

 

  “此事舅父就不必担心,之所以这次让舅父带上吾弟就是为了解决皇城府邸一事,同时也是希望吾弟能在皇城习得术业知识,所以城北新建的明晖园就赠予您。南夷局势动荡不安,吾弟在城中学习,远离顺江,是故为吾弟着想,赠与明晖园为府邸,这是本该就应有的事,您贵为亲属这是我月伏一族的疏忽。”

  皇帝话音一落,朝臣上下便是一翻夸赞窃语,都认同这番做法。

  “这......”顺江王眉间一缩,若有所思。

  皇帝打趣说道:“舅父还有什么疑虑吗?”

  “回陛下,没有。”顺江王见局势十分不妙,“老夫只是担心犬子能否适应这皇城的生活习惯罢了。”

  此时一位身着金丝祥兽图文服饰的大臣从旁边走出来,“顺江王,陛下对您都如此尊重,朝堂之上不以君臣相称,一声舅父可见陛下对亲情的重视,现在又将城北新建的明晖园赠予你,作为帝都的府邸,只为能方便您与令郎多待几日,如此厚爱实乃皇恩之厚大,天下人人之夸赞,陛下岁重视礼教规矩,但是更重与亲情。”

  朝堂上众人议论纷纷,“好了,众位爱卿都安静下来,既然舅父不愿意,那朕何必要强人所难呢。”

  顺江王心想,现当下风头向势不在我这边,如果直接拒绝,定会引起不满,那将会于我十分不利,或不如就答应下来。“那老臣在这里谢过陛下。”顺势拉扯一下旁边的年轻人,年轻人立马说,“谢过陛下。”

  另一边一个小伙子头顶碗水,跪在地上,为了保证头顶的碗不会掉落下来,小伙时不时用手去扶持。一旁一个小女孩看着眼前这一幕,心疼的留下眼泪,“哥,下次可别让爷爷罚你了。”

  小伙子安慰道:“没事的小妹,哥身体皮实,不就是惩罚嘛。”说罢,便有一只手去擦小姑娘脸上的泪水。

  “好了,你起来吧,知道错了没有。”只见一个枯瘦干黄的老人从屋外走来,发出沙哑的嗓音说道,“鹿鸣,你知道浮云峰是有多么危险吗?地势险要,稍有不慎就有跌落悬崖的危险,我这把老骨头迟早要被你吓散架的。”说完,便重重地把拐杖往地上一敲。

  “爷爷,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你放心好了。”鹿鸣低头说道,“对了爷爷,我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就是昨晚在我下山回程的途中,我看见郎炔叔叔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我好奇地向前偷听,但是距离有点远没听清楚在说什么。不过我敢肯定的是,那个人一定不是谷中的人,因为我看见他身上挂有一个带有荣字的腰牌。”

  族老听闻后,脸上一阵沉下,随后便转身离开,“鹿鸣啊,你带着妹妹出去玩一下,爷爷想休息一会儿。”

  “好哦,哥我们出去玩吧。”小女孩高兴地跳了起来。

  鹿鸣感到疑惑,爷爷怎么回事,很少看到爷爷有这样的表情。不过在小女孩的催促撒娇之下,他也就没有多想,带着妹妹出去了。

  族老转身看着两人出去的背影,随后回到自己的屋内,站在书架前,用手往一本书上往里按下去。只见旁边的一面墙打开了一个暗柜,柜中有一个十分精致的盒子,从柜子的外形可以看出,这应该不是谷中之物,倒像是月华城中某一贵族所有之物。打开盒子,里面有一个类似太阳形状的用黄金制作而成的挂饰。

  族老看看这个挂饰久久沉默,眼里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一般,深邃而又神秘。“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灾难就要来了,乱世就要来了。念头一转,不行,只要这个挂佩不重现于世,预言就无法实现,灾难就不会来,乱世就不会再现。那只有让鹿鸣戴着佩饰远离这里。嗯,对,我得赶紧让鹿鸣立马离开这里,否则等流穗谷攻陷之后,就再也走不了了。”族老嘴上叨念着。

  到了晚上,鹿鸣带着小女孩回到家中,玩了一下午了,嘴上早就干渴许多,两人各自倒了一大杯水咕嘟咕嘟喝了下去。“回来了啊”一个和蔼带着笑声的声音传来。

  小伙立马擦了嘴上的水说道:“爷爷,我们回来了。”这一声虽然很镇定,但是心中却是何等的紧张,害怕爷爷说带着妹妹到处玩,忘了时间,准备挨爷爷的一顿批评。

  “紫露,你先回房休息,我跟你哥哥说几句话。”

  “好的,爷爷,那我先走了。”小姑娘玩了一下午,早就困意绵绵,此时已经没有白日里的俏皮活泼了。

  鹿鸣跟随爷爷走进爷爷的屋里,爷爷把盒子里面的挂饰拿出来,戴到鹿鸣的脖子上,“孩子,这个挂饰本就是你的,当年把你托付给我的那个人连同这个金阳链也一起给了我,这个金阳链就在你的裹布旁边,他说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现在我就把它交给你。”族老继续说道,“话说至此,我想你应该明白,其实你并不是我们渊云一族的人,但是你的真实身份我也并不知道。”

  鹿鸣眼中泛着泪光,没想到爷爷竟然给他说这些,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不,爷爷,我就是渊云族人,不管怎样,我就是。”

  “嗯嗯,爷爷其实这个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我只要你和这里的族人。”鹿鸣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

  “胡说,你这孩子。”爷爷往鹿鸣的脑袋上敲了一下,“爷爷听到你这句话后,心里十分高兴,但接下来爷爷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这个佩饰很重要,人在佩饰在,你带上之后就不要轻易地拿出来。然后今晚你连夜离开流穗谷,远离这个地方,当然绝对不要去月华城,月华城是一个是非之地,人心险恶,危机四伏。总之天下之大,除了这里和月华城,其他地方你都可以去,最好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爷爷,为什么你一直都说让我远离月华城,月华城不是繁华帝都吗,怎么被你说得这么恐怖。”鹿鸣转悠着双眼才反应过来,“爷爷,您这是要赶我走吗?爷爷不要,我以后听话,不再惹您生气了,求你了不要赶我走。”

  族老摇摇头,“不,你错了,爷爷想你对外面的世界那么向往,我看你也长大了许多,所以就让你独自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你不是很向往吗?现在爷爷只是给你嘱托,给你说一些注意事项。”

  鹿鸣听后,点头道:“爷爷原来是这样,好的,那我去给紫露妹妹道个别,就走。”

  族老立马阻止到:“不用,你直接走可以了,不要告诉她,你还不知道她,她那么粘你,你这么跟她说,她肯定又要吵闹,爷爷耳根子想清静清静哦。”

  鹿鸣听后确实有理:“那就有劳爷爷之后帮忙转告紫露妹妹,就说等我回来给她带好吃的。”

  爷孙两人走到谷口,说实话这是鹿鸣第一次来到谷口,看到外面的世界,心中那原本充满对爷爷不舍的离别思绪霎时被外界的未知给替换了。

  “孩子,你马上就要独自面对外面的世界。临行前我还一句嘱托,从此刻起,你就叫鹿鸣,与我渊云氏没有任何关系,记住无论走到哪都不要说自己是渊云氏的人。”

  鹿鸣立马就反应过来,“我知道爷爷,之前族里外出者就是给自己另取外名,以保证族群的安全。”族老微笑地点头。

  “好了爷爷,孙儿告辞了。”说完就转身离开。爷爷看着鹿鸣离去背影,默默留下了眼泪,心想:孩子,希望你这一去就能找到安静的土地住下,然后忘记这里,不要回来,今晚是我俩的最后一面,我们爷孙的缘分也走到了尽头,纵使爷爷心中有万分不舍,但还是希望你能带着这个秘密远离此地。

  鹿鸣渐渐地消失在了路的尽头,“走远了,走远了,走远了就不再回来了。”族老驻足许久,才转身回去,就在转身的那一刻,看见几个黑衣人从谷中跑来,为首的则是一个身着面带铁皮面具的男子,看穿着服饰应该是来自月华城。

猜你喜欢